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要聞動態 > 民生資訊

致敬烈日下的勞動者

陽泉市政府 www.fsdwmjt.cn 2019-08-14 06:31 來源:陽泉晚報 放大 正常 縮小

    烈日炎炎似火燒,持續的高溫“烤驗”著山城。然而,在烈日下、酷暑中,有這樣一群可愛可敬的勞動者,他們用勞動和汗水,守護著大家的清涼與安寧。近日,本報記者走近幾位戶外勞動者,定格他們高溫堅守“火”線、服務群眾的閃光身影。

    外賣送餐員荊捧

    “靠自己的雙手掙錢,不丟人”

    8月5日中午12時,外賣送餐員荊捧焦急地等在商家門口,在配送高峰期,只有等餐時他才有機會歇歇腳。正午的太陽正當頭,汗水在頭盔內順著荊捧的臉頰流下,他忍受著高溫,不辭辛苦地奔波于這座城市之中,做的卻是簡單的“送飯”活兒,但他的工作真的輕松嗎?

    荊捧從事外賣送餐行業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近半年時間以來,荊捧平均每月配送單量達1100單。據荊捧介紹,上早班時,他早上5點30分就要離開家,而下了夜班更是到了深夜。當“爆單”情況出現的時候,荊捧需要在限定時間內先后送達11單。在與時間賽跑的同時,高溫天氣對包括荊捧在內的送餐員來說也是不小的挑戰。

    “每天開早會的時候,站長會給每個人發放藿香正氣水,進入夏天之后,單位還給我們發了防曬護袖。”除此之外,為了應對高溫暴曬的天氣,荊捧自己還準備了防曬霜等用品。盡管如此,黝黑的皮膚還是給荊捧烙下印記。

    既然工作條件這么艱苦,為什么還要堅守在這個崗位上呢?“那天天氣特別熱,我手里還有一個單子沒送完,眼看就要超時了,我特別著急。誰知道送餐地址是個老小區,沒有電梯,這就意味著我要爬上7樓。這時顧客打來電話,當我以為要受到責備的時候,沒想到對方說讓我不要著急,注意安全,等我送到時,這名顧客還特意塞給我兩瓶冰鎮飲料。”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讓荊捧的心里感受到一股暖意,也堅定了他努力工作的決心。

    荊捧說,外賣送餐工作很危險,尤其是夏天降雨集中的時候,道路很濕滑,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自己會謹慎慢行,時刻將遵守交通規則銘記在心。問及對自身工作的總結與評價,荊捧毫不猶豫地吐出四個字:風雨無阻,他還說:“靠自己的雙手掙錢,不丟人。”

    語畢,荊捧的手機里傳來新訂單的提示音,他匆匆收起手機,擠入商家吧臺前點餐的人群中,小心地取走剛打包好的食物放入保溫箱,騎著電動車頭也不回地駛去。 (張 潔)

    交通警察焦文龍

    “習慣被‘烤’,辛苦點不算啥”

    8月7日清早7點,路上的車輛漸漸增多,市交警一大隊一中隊中隊長焦文龍在進行早點名和中隊晨會后正式開啟了一天的工作。

    一中隊負責北大街、泉中路、李蔭路部分路段和青年街等,長約25公里,設有環形路崗、青年路崗、洪城河崗、陽煤大院崗、西河崗等5個崗區,焦文龍沿路巡邏一圈差不多需要1個小時。

    針對早高峰擁堵的路段,焦文龍和交通輔警會根據每天的實際情況分配交通疏導任務。“早上來七一早市采購的市民特別多,來往通過北大街光大銀行路口的人流量很大,保障市民安全有序通行和早高峰道路暢通是首要任務。”結束巡邏后,焦文龍來到北大街光大銀行路口,指揮車輛、疏導行人、查處各類違章行為,一站就是兩小時。

    上午11點多,氣溫逼近30℃,強烈的陽光晃得人睜不開眼,路面上蒸騰著一股股灼人的熱浪。焦文龍從早上7點上崗還沒顧上喝一口水,一直在路上疏導交通。皮膚曬成了小麥色、額頭的汗珠足有黃豆大,烈日下不變的是他挺拔的身姿和標準的手勢。

    “明天二青會就要正式開幕了,北大街路段附近的陽泉賓館、北冰洋大酒店、豪遠國際大酒店等迎來大批運動員入住,我們負責的路段是運動員前往二青會射箭比賽場館的主要路段,我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來確保道路通暢安全。”焦文龍說。

    “現在還是紅燈,不要急著過馬路。”“道路中間有護欄,行人請走地下通道。”焦文龍不厭其煩地關照行人注意道路安全。他說:“人車流量較大的路口,是執法的重點路段,在執勤執法的同時,還要引導市民遵守交規、文明出行,盡可能解決司機、路人的求助和咨詢。”

    13點10分,匆匆扒了幾口飯的焦文龍又上崗了,午后烈日更加毒辣,他的后背已汗濕大片。焦文龍說工作4年,冬冷夏熱早就習慣了,自己干的都是分內的事,辛苦點兒不算啥。(郭鑫璐)

    空調安裝工要偉

    “一天下來衣服上都是汗漬”

    “空調wifi西瓜,葛優同款沙發,夕陽西下,我就往上一趴。”炎炎夏日,網上膾炙人口的段子成了很多人的理想生活狀態,而與此同時,空調也成了市民降溫消暑的首選。這個季節,空調安裝工為了他人的清涼,在烈日下忙碌著。

    一天要裝十幾臺空調

    蘇寧易購的空調安裝工要偉今年29歲,從事這項工作已將近7年,是這個行業的熟手。他的搭檔趙繼堂40歲,從事空調安裝也有2個年頭。

    8月8日上午11點,氣溫直逼30℃,又悶又熱的桑拿天讓陽泉變成一個大蒸房,熏蒸著城市里的每一個人。

    “今天的天氣還是很給面子的,起碼有點陰,太陽不那么烤。而且最近裝空調的人也逐漸減少了。”當記者來到位于礦區東山西小區時,要偉和趙繼堂正拿著工具,準備為一戶二層的居民安裝空調。要偉說,這戶樓層不高,安裝起來沒什么太大難度。

    進入居民家后,要偉和張繼堂開始忙碌起來。才十幾分鐘,他們身上穿的黃色工作服就已濕透,貼在了身上。臉上的汗水淌下來,要偉順手扯起衣服下擺在臉上擦了一把,“我們一般早上6點出門,晚上10點多才能下班,最忙的時候一天要裝十幾臺空調。”

    對于空調安裝工人來說,他們不是正在裝空調,就是在去裝空調的路上。“只有中午吃飯時能稍微休息一下,路上開車吹會兒空調。”要偉說,他們整天在高溫下工作,勞動強度大,身上的衣服基本是干了又濕,一天結束,衣服上都是白花花的鹽漬。

    一天至少喝掉6瓶礦泉水

    包裹完4米長的管子,顧不上休息,要偉和趙繼堂抬起52公斤重的空調外掛機,來到樓下。

    由于一樓住戶陽臺頂的平面剛好在二樓住戶的窗外,要偉和趙繼堂可以直接爬上去安裝,而不用系上安全帶扮演“空中飛人”。但是要把空調外掛機弄到2米高的平臺上,又是個困難活。趙繼堂站在下面肩扛手舉,要偉站在平臺上使勁拉,終于讓外掛機到位了。

    接近正午時分,太陽從云后鉆了出來,熱辣辣的陽光照在大地。測量、打孔、固定支架、安裝……汗水混著打孔時揚出的塵土,在要偉臉上“畫出”了一幅抽象畫。他沒停下手里的活,頭靠在胳臂上蹭了蹭,只顧麻利地干活。

    每裝一臺空調,要偉和趙繼堂每人可拿到60元人工費。“不過,一天能裝多少,還得看情況。”要偉說,有的居民家住高層,要翻窗出去裝,或是窗戶裝有防盜網,就很麻煩,“不順的時候,一天只能裝五六臺。”

    “因為天熱,有的工友都中暑了。干完一趟活,我們回到車里就趕緊喝水,喝的水最后又變成了汗。”要偉說,550毫升一瓶的礦泉水,他一天至少能喝6瓶。(王秋虹)

附件下載

相關推薦

重庆时时100期开奖结果记录